邮箱:keeyun@vip.tom.com 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都兴路1号 © 2019 烟台杞杨机械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28438号 建设:中企动力  

A

F

E

D

C

B

杞杨微信公众号

A.   公司活动

菲比寻常

分类:
公司活动新闻
作者:
来源:
2020/10/30 09:58
浏览量
2020年10月8号,今天是菲律宾归国隔离的第5天,在福州全季酒店写下过去一个半月的心路历程。扭头望向窗外,嗯!阳光明媚,十字路口,车马鼎沸。仿佛一切都安定了,又好像总有东西在阴暗里蠢蠢欲动。
隔离的第二天,救护车扯着长音拉走两个人,仿佛在给所有隔离的人警告,第三天,又拉走两个;第四天,第五天,救护车的声音变得让人心悸。连带着火警的声音都让人忍不住立马跑向窗外看个究竟。一开始不相信是我们的航班,后来看新闻,菲律宾输入,没跑了。
时间回到2020年8月24日,晚上8点30,延误了2个小时的飞机终于要起飞了。那时候真切的体会到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的涵义!如果8月3号走的话可能没这么多顾虑,而当航班取消,改到8.24出发,又经历从北京改到南京起飞马尼拉,再经历航班延误,真真切切把心中的忧虑给勾引了出来,就像执行死刑,开枪不可怕,拿枪指着脑袋才可怕,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扣动扳机。直到佩戴好所有的防疫物品才觉得,真的要走走了,当飞机离开地面,心中的失落感伴随着失重感才逐渐增加,才意识到什么叫没有后退可言,纵然前路荆棘密布。看着飞机窗外半天腰的月亮,心里突然涌出的诗句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,故乡要变成祖国了,不知道国外的月亮圆不圆,角度不一样,月亮展现出来的也不一样吧。
全副武装的坐在那,全身已是湿透,口罩系带勒着耳朵,眼镜腿压着耳朵,防护镜压着鼻梁,眼前一片水雾,有种虚幻的美感;只是耳朵的痛感,胸腔的窒息感,脑袋的昏胀感时刻提醒自己,危险就在身边。恍恍惚惚,昏昏然然的三个小时,睡是睡不成,一半时间在摆弄不舒服的口罩,防护镜,粘在身上的衣服,另一半时间在半睡半醒之间。落地后,开始入关,注册一个入关码,在给别人填好后,剩下我自己的码怎么弄不好了,另一个用华为的同事也弄不好,不知道和手机有无关系。然后就是核酸检测,这是我们第一次做,咽拭子还好,鼻拭子那从鼻子一捅到底,然后在里面转圈圈的酸爽让我们飙泪,之后的好几天鼻子还是感觉不舒服。之后是海关检查文件,放行后再填一次表,拿行李联系司机安东尼,这个过程前后将近3个小时,听说还是比较快速的,因为这趟航班一共15个人。从机场到隔离地点将近2小时,到达隔离酒店已经是凌晨4点了,相当于穿了8个小时的防护服,再加上车上闷热难当,终于在下车时有同事用行动表达了感受,将国内的食物从胃内倾倒在了菲律宾的土地上,进口的东西出口了。 当走进各自房间,脱下防护服的时候,才重新感觉到了自己,感觉到了久违的呼吸的顺畅,感觉到了每个毛孔的拼命的张合,感觉到了耳朵发出的舒服的呻吟。此时才终于感觉用脚站在了菲律宾的土地上。 也突然很敬佩那些前线的医务工作者,我们只是穿了一天而已,他们每天都要穿。
在菲隔离时间很短,说是四星级酒店,各项环境和国内的小旅馆差不多,空调应该是志高最早期出口创汇的一批产品,手动旋钮式的,制冷效果感人。饮食方面,也吃米饭,但是饭菜的口味和我们相去甚远,好在两人一间,也可以串门。在酒店以为网速慢和他们自己的WIFI有关,后来发现到哪都慢,转念一想是我们先入为主了,为什么要觉得哪里都和国内一样,是我们适应了在国内的网速了,由奢入俭难啊。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就能走了,需要注意一点是检测结果预留的邮箱一定要填写正确,而且时刻关注自己邮箱的垃圾箱,因为我们的核酸检测结果好几个人的给放到垃圾箱去了。
隔离结束后,安东尼带我们到了人本的宿舍,住宿的条件不尽人意,两个人一间房,一张床,一个人打地铺;没有空调,没有WiFi;当时很气愤,因为前期和人本沟通时,说有空调有WIFI,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一点没错。交涉良久,他们答应给协商解决,结果是WiFi等了将近20天才安装,空调到走没有下文。来之前人本的一直和我强调菲律宾办事效率很低,由此可见一斑。
宿舍是一栋三层的小楼,在圣托马斯这个城市算是比较高的建筑了,圣托马斯隶属于八打雁省,我们住在三楼,起初没几个人入住,后来陆陆续续住满了菲律宾员工。宿舍对面有一家海康威视的门店,是中国乃至世界安保行业的领头羊吧。道路不宽,双行道,但是车特别多,基本上全是日系车,呆了一个多月见了不超过10辆国产车。最有特色的是吉普尼了,据说在菲律宾找不到两辆一样的吉普尼,但是都有一个硕大的奔驰车标,以及各种镀铬的装饰条,各种各样的喷绘,他们似乎特别喜欢不锈钢或者镀铬的反光发亮的东西;一般用它来拉客,车斗内用塑料门帘隔开,一辆车能做10多个人,司机穿着大裤衩,人字拖,一只手五个手指间夹满各种面额纸币,方便找零钱。
来之前一直对这个国家充满了警惕,从网上查相关信息看到菲律宾很乱,经常有抢劫发生;其实来到之后感觉完全不同,不管是门卫,人本的外籍员工,小卖铺的老板,临时工大部分人都会冲着你微笑打招呼,是那种很平和真诚的微笑。也许跟他们信仰天主教有关系,拉我们的司机有一个细节,每次经过教堂时,都会伸手摸一下悬挂的十字架,有的则不然,不能一概而论吧。一个千岛之国,肯定也千人千面。
在宿舍休整了一天,人本的说晚上睡觉会冷,最好盖上被子,结果半夜热醒了好几次,我怀疑他们是开着空调睡不腰疼,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有空调,有好几个吹空调感冒的,我们没有感冒的,这难道是祸兮福所依?第二天司机带我们去工厂,下了车每个人测体温,张总给我们普及防疫措施,然后去地下室,引入眼帘的全是钢筋架子,除此之外啥都没有,有种被骗的感觉,地面崎岖不平,好多小菲还在那平整地面;没有叉车,设备要从100米外拖过来,而且450吨的后半段因为架子挡害还不能就位。协商+协商,说两三天给拆除挡害的架子,三四天下叉车。

下面的章节我想以一只蚊子的视角讲述,我是一只菲律宾蚊子,在地下室里出生,成长;有数不清的兄弟姐妹。今天地下室来了7个香喷喷的中国人,每个人都闻起来那么香,我的兄弟姐妹们,已经迫不及待想品尝一下这些来自异域的美味了。他们刚到地下室的时候似乎很不高兴,到处张望,脸上透出一股吃了苍蝇似的不满。而后他们开始干活,把一个大箱体拖了出来,我招呼兄弟们在他们推箱子的时候狠狠的饱餐了一顿,他们似乎在专心干活没有感觉到我们的亲吻,虽然他们穿着工作服,有的还带着套袖,但是只要肉贴着衣服我们就能顺利的递出吸管饱餐一顿。休息的时候估计毒素发作了,他们感受到了热烈的问候,开始抓挠,也发现了我们的些许踪影,甚至开始徒劳的用手拍打,有个人一巴掌拍死了4个我的弟兄,不过对蚊子家族来说真是九牛一毛,小菲们在与我们相处的过程中就学会了很多防御的措施,最好用的就是身体别停下,因为一停下,环伺在四周的兄弟立马就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;这就是小菲们爱跳舞的原因,根本停不下来。蜜月期很短,其实看到他们干活衣服一整天都是湿透的,我们也很不忍心下嘴,后来他们也终于觉醒了,坚决不露肉,也意识到了只要紧贴着衣服的肉都容易被咬,开始了各式各样的防蚊措施,比如焊接的时候扯下一块塑料布围在腰上,在容易贴衣服的肉上抹药,最过分的是带来了蚊帐,把我们隔离在外。后来我们也转移了阵地,开始咬他们的头,脸,因为只有这些地方是裸露的了。

写了这么多,只是想提醒下次再去的时候,一定做好防蚊的工作,最好穿厚点的长袖长裤,能不露肉坚决不露,被蚊子咬了以后尽量别挠,同事血淋淋的大腿是个教训。一开始也纳闷怎么天那么热小菲们都穿着长袖,厚牛仔裤,然后用一块毛巾把脸一围,后来被咬狠了才发现那样防蚊确实是有效的。

设备安装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工具箱被撬开,缺少工具,空压机烧坏,水电气都不具备,前几天全是人力作业,抬箱子,抬泵等等;直到叉车下来了后,才稍微轻松了点。这次甲方算是很配合的了,缺东西只要提出来,就会帮忙采购。尽管效率不敢恭维。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次安装的效率这么高,本来打算干到11月的活提前了大半个月就快收尾了。我想这和我们急切回国的心情也有关系吧,反正也没什么娱乐, 网速差的一批,就干吧。还有一个因素可能是提前购票,票都定好了也退不了,相当于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都就得争取在那个时限之前干完所有的活。
 
菲律宾是一个实行小费的国家,在入关的时候,海警就曾拐弯抹角的要,当时我假装不懂就糊弄了过去,其实应该给点的,因为他们确实帮了不少忙,单单注册那个码就得1个多小时。后来到工厂后,有两个电工和我们相处的时间挺长,一个25岁的胖子,一个18岁的小孩,第一次帮忙接线的时候,问我要小费,他们要小费的动作是吃东西的动作,把手做成7的动作,然后往嘴喂饭。一开始不懂这个动作啥意思,后来知道他们一天要吃5顿饭的时候明白了,菲律宾贫富差距太大了,从物价和人工费用就能看出来,两个电工的工资一天600比索,不到90块人民币,但是1个包子30比索,一瓶啤酒50比索,一瓶饮料15比索,他们吃不饱的。一包香烟120比索,他们买不起整盒的香烟,就几根几根的买。大部分人用的手机都是国产的,VIVO,OPPO,算是奢侈品了。印象深刻的是要回国做核酸检测的时候,核酸检测费用10500比索,带我们去的人员惊呼,哇,我半个月的工资啊,用中文说,好贵!虽然他是办公室的,而且去中国培训过。不过尽管这样,他们大部分人还是很乐观的,对金钱的欲望没那么大,不知道这是不是热带的通病,天时地利都有,反而磨灭了人的斗志
由于疫情影响,我们这次安装过程实行全封闭管理,两点一线,见闻相对较少,吃的也全是中国厨师做的饭菜,也没机会下馆子,品尝下当地美食,但从方方面面来看,如果没有马路上川流不息的日系汽车,圣托马斯这个CITY赶不上我们家乡的小镇。从宿舍到工厂全程10公里,就只有一个红绿灯,没有摄像头,一个半月我们没见过1起交通事故,也算是一件怪事。
唯一一次进城是去做核酸检测的时候,排队的全是中国人,那场景像是当年Iphone火的时候排队的情形。其中有学生,但是我感觉更多的是菜农,菜农就是以博彩为职业的人。在菲律宾博彩是合法的,机场走廊里就有广告招牌。可以说博彩是菲律宾的一大收入来源,中国从业者有十多万人。
 
其实在菲这段时间对病毒还是忧心忡忡的,因为菲律宾病例太多了,涨的太快了,比当初的武汉疫情厉害的多,而且人本工厂里当地人也太多了,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无症状感染者,我们基本不敢和当地人交流,第一天人本的负责人就告诉我们他感染过,就是因为和当地人交流没注意社交距离,说现在菲律宾空气中都有病毒,宿舍楼后来入住的三个四川佬也中过招,我们心里慌的哟。
当从手机上查核酸检测报告的时候,那感觉就像当年查高考成绩似的,因为万一误诊就回不了国了。当看到手机上一片绿出来的时候,(绿色代表阴性)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,感觉这么长时间的防疫措施没有白做,耳朵上的茧子没白长!然后弄核酸码,海关申报,打印各种材料。
10月3号早上4点,在我们菲律宾40多天的行程终于要画上句号的时候,小菲司机不干活了,打电话给人本负责人,太早了没有人接,和他沟通先把我们送到机场,不干。怎么说也不拉们去机场,说他没有接到指令,说过路费和油费要3000比索,而那时我们浑身就剩120比索;那种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感觉,咳,一言难尽。磨磨蹭蹭打通了他们领导的电话,才同意拉着我们去了人本负责人的宿舍,然后竟然还得给1000过路费才肯拉我们走,到机场已经6点多了。如果不是和他说我们早上9点的飞机,而是10点的飞机,他有可能还能磨蹭1个小时。在宿舍里已经穿好了防疫物品,从早上四点穿上,到隔离酒店已经晚上10点,我想所有人在心里只有一句感叹,回国的感觉真他妈好。只有出去过后才能感觉到祖国的好啊。
我们回来了,一个团队完成安装任务且安全的回来了,我作为领队也感到很自豪。感谢公司领导的关怀,也感谢人本有效的防疫措施。
 
上一篇: